• 老房子,主人去世后的另一种延续

    老舍在《住的梦》里这样写到:“我就能在杭州,青城山,北山,成都,都盖起一所中式的小三合房,自己住三间,其余留给友人们祝……那时候,飞机一定很方便,我想四季搬家也许不至于受多大苦处的。”有的人...

  • 祭祖的那条山路

    对于清明,我的记忆基本定格在诗人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的情景想象中,以及那条走了太多回、看似漫长又难走的去看望长眠已久的老人们的山路。“山水”同“清”,“日月”同“明”,清明成为我们...

  • 春天里走一遭

    虽四时之景不同,可我较真,非要比个高下不行。若要往景色里走一遭,非选春日不可。别的不说,古往今来,诗里文中对春天的描写就从不吝啬。像春回大地、万物复苏这等形容是不必说的了,从小学就见惯了的,再...

  • 上理五咏

    (一)咏刘湛恩校长 青山白水赋平生, 学子犹承湛湛情。 大爱浩然凌日月, 修名千古浦江声。 (二)咏刘良模 进行一曲重千斤, 举世皆歌义勇军。 把臂高呼萦九域, 大洋彼岸唱纷纷。 (三)咏杨霖 大富...

  • 相遇春天 岁月静好

  • 津城印象

    清明时节,我自娉婷婉约的南国来到这沽水遍映的天津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,而时空斗转,这气质亦是早已浸透了这片土地的每一寸每一厘。南站不大且荒僻,但出站口却是人头攒动。我...